英国发起“鸡窝”项目 旨在揭示禽类驯化历史

作者:fly 发布于:2014-5-29 18:00 分类:成长历程

家鸡的肉和蛋是全球数十亿人口的一个蛋白质来源。然而这种禽类如何以及何时被驯化却依旧是一个谜。而有关这些问题的答案将能够揭示有关驯化遗传学以及人类行为和人们如何改善对禽类饲养的很多信息。

为了对鸡及其世系有更多的了解,英国政府正在资助一个价值194万英镑(330万美元)的项目,以确定鸡如何从一种数千年前漫步在东南亚丛林中的野禽变化为一种世界上数量最多的家养动物。人鸡交互文化与科学认知项目(以下简称“鸡窝”)将从家禽的视角研究人类的历史。

诺丁汉大学考古学家Holly Miller指出:“从来没有人考虑过鸡,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她是从人类学家到遗传学家的24名研究人员中的一位,上周,这些研究人员在罗汉普顿大学参加了这一为期5个月的项目的第二次会议。

另一位杜伦大学进化遗传学家Greger Larson是该项目的高级科学家。他说,研究驯化的研究人员往往忽略了鸡,转而关注其他的驯化动物,例如狗、牛和猪。

但Larson指出,没有任何驯化动物像鸡一样被人类如此广泛地改造和重塑。这种动物被饲养用于食用、下蛋和打斗。而在一个特别的声用品种中,这些动物甚至被绑在波利尼西亚船只的桅杆上作为号角。“鸡是‘学者’。”他说。

通过研究古鸡遗骸中的脱氧核糖核酸(DNA),Larson于2013年发现,现代鸡其实具有欺骗性。之前的研究曾将现代鸡与对早期鸡(例如原鸡)的基因库作出过贡献的珍珠鸡的DNA进行了对比。研究显示在现代鸡中很常见的两个基因变异在珍珠鸡中却不曾存在。

当存在于两个拷贝中时,其中一个基因变异使得现代鸡在食用富含类胡萝卜素的食物后长出了它们常见的黄色的皮肤和腿;这一特征在欧洲鸡中非常普遍。另一个则是促甲状腺激素受体基因(TSHR)变异,它改变了鸡的季节交配模式,从而使其能够全年下蛋。这种变异在现代鸡,例如罗得岛红鸡和肉鸡中很常见。

由于这些突变在现代鸡中很普遍,Larson研究团队和其他科学家曾推测,人类通过在驯化过程的早期选择性繁殖,从而对这些特征造成了影响。然而从遍及欧洲的考古学遗址(时间从公元前280年至1800年)恢复的鸡DNA彻底颠覆了这一假设。在上月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中,Larson研究团队报告说,在25只古鸡中,没有1只生有黄腿,并且在44只野禽中,只有8只携带了TSHR变异的两个拷贝。因此,即便在200年前,当时的鸡可能也与今天的鸡有很大不同。

在其他“鸡窝”成员的帮助下,Larson正在尝试搞清塑造现代鸡的更为广泛的进化动力。例如,他想确定鸡为什么无法被疾病所消灭。这可能由于它们非常迅速的选择能力——大部分从20世纪开始——导致近亲交配,并且通过削减免疫基因减少了对传染病的响应能力。

而“鸡窝”的其他成员则正在摸清这种禽类过去的不同特征。利用骨骼和蛋壳中的化学同位素,Miller打算分析古鸡的食物,从而揭示那些养鸡人的可用资源信息。而莱斯特大学的另一个研究小组则会将考古遗址的鸡骨与现代鸡的骨骼进行对比。搞清现代鸡的病理学特征将能够用来确定随着时间流逝而发生的疾病与饲养方式变化。

伦敦皇家兽医学院的进化生物力学家John Hutchinson认为,更好地了解禽类历史将帮助人们应对养鸡和养禽业所面临的一些问题,例如禽流感和肉鸡的下肢无力。他指出,研究古鸡将帮助人们“更新肉鸡的遗传学特征”。4月,Hutchinson召开的一次会议——“向着鸡的未来”——便旨在解决这些问题。“科学通过强烈的选择让我们走进这个问题。”他说,“而它也能够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鸡是人类饲养最普遍的家禽。家鸡源于野生的原鸡,其驯化历史至少约4000年,但直到1800年前后鸡肉和鸡蛋才成为大量生产的商品。鸡的种类有火鸡、乌鸡、野鸡等。

《中国科学报》 (2014-05-29 第2版 国际)

评论:

财经博客
2014-06-07 10:53
写得很好,很不错
蜗窝科技
2014-06-03 18:42
这些鸡还真是值钱啊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sitemap